<thead id="h7jlz"><ruby id="h7jlz"></ruby></thead>
<var id="h7jlz"></var>
<cite id="h7jlz"><dl id="h7jlz"></dl></cite>
<menuitem id="h7jlz"><dl id="h7jlz"><progress id="h7jlz"></progress></dl></menuitem>
<var id="h7jlz"></var>
<thead id="h7jlz"><ruby id="h7jlz"></ruby></thead><var id="h7jlz"></var>
<cite id="h7jlz"><span id="h7jlz"><progress id="h7jlz"></progress></span></cite><ins id="h7jlz"><span id="h7jlz"><listing id="h7jlz"></listing></span></ins>
<listing id="h7jlz"></listing>

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一个不愿意上位的小三

楼主:琛琛琛先生 时间:2019-03-21 15:14:45 点击:97 回复: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辞去导游一职后回到家时才发现家里其实断过电。冰箱里臭味都是冰镇的,霉斑在软烂成畸形的橘子上爬,猪肉从内里开始腐烂的纹路被强迫保持着,装盛着过期调料果酱的瓶瓶罐罐立成别样的不朽,一切?#37233;?#28165;理。我躺在沙发上,空调的暖气还没上身,四肢冰凉。想点个外卖,然后发现?#21482;?#35805;费不允许。打开短信,和包充值的消息更新到上个月初。我由此确认:覃律的确走出我的生活了。 ?覃律是我在一年前认识的。比我大将近十岁,衣冠偏旧却工整妥帖,?#19981;?#25026;分寸和语境,做事做人都注重细节,算是很讲究的人,可以说是当时我遇见的最体贴的异性了。我和他的初见是在我带的团里,而真正结缘是在一个不怎么出名的瀑布底下。那个瀑布在是在乡村边缘的山上,乡政府野心勃勃地喊着生态旅游建设,然后有模有样地把城里那?#35013;?#36827;来,大修酒楼民宿和独立坐厕,部分被当作“阻碍发展”、“顽固守旧”的山里村民在起初是反抗过,但有游客过来的甜头尝到后,抗议?#33073;?#27809;在瀑布下人们各种方言的谈话声里了。大家都齐心协力,争取让半个山头焕然一新然后盈利。那个时候的我就是“大家”的一部分,因为分房问题被迫脱离家庭在外飘了两年左右,才入职不久被派来当这种小名气的地方作导游外?#26377;?#20256;,满脑子都是怎么扎实赚到这?#26159;??那次我在游客们自行活动?#27604;?#30495;地看这个瀑布,它和宏大是不沾边的,初春时节淌下来的水里还有稀稀拉拉的浮冰?#24615;?#30528;,水声哗啦啦地坠,砸向底下的河溪与岩石,?#35762;?#38738;绿的土壁没有回响,白沫溅开也是一瞬间的事,可能只有站在底下或者瀑布正上方的人才能看见细腻如织的水雾。?#19978;?#28216;客们是不被允许下去或者上攀的,毕竟地滑坡?#31119;?#20986;事责任方太多。山里长得比人久也比人高出数倍的古木擎着天色,枝叶交错下的光影幽幽地罩着这个瀑布,看了多年的村民们不以为然,但我那时第一次带团,和游客们一样觉得它美也是自然而然。我瞅了一眼?#21482;?#30340;报时,离集合还有半小时的样子,便去?#22235;?#19981;远处?#22238;?#30340;白色公共洗手间。旅游区厕所里的味道有点冲是必然的,但洗手池处仍有蜻蜓在飞,也不知道它要点什么样的水。想到之前看过的科普说蜻蜓点水就是为了产卵,我就觉得人们用的比喻和厕所里的味道一样刺鼻。我关上水龙头往外走时下意识地甩手,不小心就把水甩到了别人身上,那个“别人”就是覃律。 ?覃律是我带的团里为数不多独自出游的。当时收身份证订下榻之处时他要的就是单人间而非标准房。他身份证上那张脸五官周正,只有眼神和大部分人的证件照不一样,他更像在洞悉什么东西,或者说,像是在找什么。自然,他肯定不会是找摄像头的焦点在哪。正如当时,他被我甩了水珠子后看着我,在我脱口而出道歉后他?#38405;?#19981;转睛,最后笑着说:“没事。你的嘴皮裂开了,刚才在车上讲了这么多,最好喝口水缓缓。”他原本要递给我瓶怡宝的,我道谢后拒绝了。他便不再看我,和其余游客一样走进瀑布附近的林子里。这时我才打开包,用自备的水给自己灌了一口。水润过我的唇瓣,一丢丢的血丝顺进了舌苔,咸腥味迅速散开然后被咽下。当时我就觉得,这个人有点意思。 ?那次旅行的尾声是车里摇晃的睡眠。 老老少少都靠着人、椅背或窗睡?#27809;?#27785;。司机的烟瘾到这时候才敢?#31119;?#21482;手夹着烟搭在窗外,隔一会衔到嘴里然后又撤出去。我坐在大巴靠门的位置,呼吸着时有时无?#21482;?#19968;直都有的二手烟没有困意。为了方便联络而建的群可以解散了,我打开微信时发现有私发好友申请的消息弹了出来一一覃律。他的头像是一张落日图,天幕呈深橘色,太阳即将论为黑影的那种。我当时没有什么自我信息保护或者工作生活分开的意识,只觉得人有趣,那加一下微信也无妨。当我确认同意后,我毫无预备地让他闯进了我的生活。 ?他在加我后先是发表情跟我打招呼,然后隔着一个车厢里浮涌的睡意同我聊天。他说这个景点和他预想中的差距很大,但有了别的收获?#37096;伤?#19981;虚此行了。我问他收获了什么,他回答说是一根红线。 我当时又有了听"蜻蜓点水”的感觉,但很快它便被我压制下去。我倒没有八卦这个的念头,岔开话题说这个瀑布比?#20999;?#20154;挤人到最后只能远观听响的著名瀑布的感觉?#25925;?#19981;一样的,城里错开旺季过来的美术生不少。他问这个瀑布的名字是什么,我说我之前解说里已经讲过了,村里人不当它是瀑布,喊的“掉落河”。他说这个名字其实也没被登?#21069;桑課一?#26159;。他问我我到底是怎么称呼这里的。?#19968;?#20182;“瀑布?#20493;?#23383;。他回?#20204;桑?#25105;也是。由于这个名字太过普通,我不知道巧合在哪里,但他接着就发:“我叫它‘沉潜的瀑布’,准确讲,我在?#32617;?#37324;面是这么写的。”我原本不想打探任何人的隐私,但兴趣一提上来我也只能犹豫地回说:“‘沉潜’这两个字有特殊的意思吗?”他回:“也不能算特殊。怎么讲?#20800;?#19977;岛由?#22836;?#26377;本书和这个同名,但里面描写的那个瀑布只有一点肖似。不过我觉得,它们两没有分别。” ? 这书我没看过,现在也没?#23567;?#20154;不是轻易露短的生物,我有意识地规避深入这个话题,他也能注意到。之后他跟我细细碎碎?#20127;?#20102;很多他的旅游经历,我?#26434;諛切?#30340;了解只有我读书时查过的资料和别人的旅游记录书。他讲述自己登山游水的细节的确很吸引人,因而我是真的觉得这个人的确挺有意思。由于我的职业和我心目中的职业形象,我不太方便讲我自己第一回带团没去过?#20999;?#22320;方,他在我略有敷衍的回复下察觉到这点后,?#19981;?#20102;话题。到站?#27604;?#20204;晕乎乎地从座椅上起来,大多一?#34987;?#19981;知道丢在哪里的样子下了车。那天他给我发的最后消息是问我有没有意向回城里后抽空找个咖啡厅坐坐,我在晚上才犹豫不决地回了一个字:“好”。 在大?#19968;?#21040;出发点后、在我解散了微信群后,和我保持联系的旅客只有他了。 ?我和覃律见面?#38382;?#31283;定下来的时候距离那次出团已有两个月了,我们已经熟络到对彼此说“老时间”、“?#31995;?#28857;”的程?#21462;?#20182;自称是自由撰稿人,也就是?#20999;?#20026;钱或爱好写稿的三流写手,我说这笔收入不稳定。他说的确,所幸他以前当过老师,因而进了补习机构后也能让他生活宽裕一点。虽然如此,他已经开始为我分担生活开支子,?#21482;?#35805;费、房租费,甚至给?#19968;?#20102;一个新的小型空调,?#35780;?#25928;果都比之前那台好很多。事实上我拒绝过很多次,但是他总在我表示拒绝之前?#22949;?#22909;了。 ?有那么一次我被家里的哥哥找上?#29228;?#35201;钱,碰?#20260;?#36807;来给我送书。当我哥哥无赖地找我借钱时,?#25925;?#20182;给我解的围,?#27809;?#27513;话都讲,最终?#25925;怯们?#25226;他请走。之后我们两不约而同地坐在沙发上,颇有筋疲力竭的意思。我看向他,感觉在看一个心?#26159;?#24895;被我拉下水的人。耳边水声哗啦啦地砸,我停了一分钟才意识到不是我的错觉,而是我原准备洗菜的水从池里满溢出来砸在地上的声音。?#19968;?#24537;起身跑去关厨房的水龙头,拧完后他也来了厨房,用抹布帮我把积水吸走。我们齐力解决掉厨房的乱局后已经很晚了,突然?#26143;?#38376;声响起,?#19968;?#20197;为是我哥折回来了,紧张兮兮地拿起不远处的扫帚,但他却主动去开门,是双人份的外卖。他看着我虚惊一场后叹气的样子开始笑,我本?#20174;?#28857;恼的,结果最后也跟着笑。那天我也不记得我和他笑了多久,总之那个时候我看他就觉得他跟年轻人差不多,而我也终于体会到一种独属于年轻人的轻松感了。可以这么讲,那是我和他在起时负担最少且最快乐的时刻了。 ?我确定我自?#21898;?#19978;他的时候是在第三个月的月底。那次晚餐时他轻描淡写地告诉我他和他妻子已经分?#28044;?#19968;年了。 我当时间他为什么不离婚,他说离不了。我问他是不是因为孩子,他笃定地告诉我不是,紧接着他给我倒了一点酒。我图囵?#35748;?#21435;像他一样想掩盖什么,他却不紧不慢地说:?#20843;?#19981;同意。” ?在此之后我们再没谈及此事,但我能确认我为此心痛,这个心动标志太明显了。后来我想,这件事可能始终是根埋在我心底的软棘,一碰就痛。我是相信时间的力量的,但我也清楚我的心头肉不是蚌肉,我的躯壳也不是钙质?#37096;牽?#36719;棘被?#24863;?#21253;裹打磨再久也没成为珍珠的资格。不过令人高兴的是,我们相聚的地点和时间都被?#25165;?#24471;妥?#20445;?#21654;啡因、酒精和好心情都是可以影响痛觉神经的。和他在一起的时间里,我的确心情舒畅,隐秘的快乐好像躲进了道德的?#26009;叮?#36830;疼痛也好似皮肉愈?#31232;??我和覃律正式交往是在相识的第四个月,标志就是我进驻了他的房子。他的房子也是租的,两室两厅。那天晚上唯一一间有床的房里很安静,灯吊在顶上,衣挂在椅背,他睡在身侧。这种幸福感让我心房膨?#20572;?#33606;棘条生长开来,好似能结出?#20498;?#30340;花骨朵。我们什么都没做,但是手指缠在一起,像有红线在上面绕了几匝。我清晨时睁大眼睛,发现天花板有一点?#31508;?#24403;时我莫名其妙地想,为什么没有蜻蜓飞来? ?后来的两个月期间我只再带过一次团,?#25925;?#21435;的?#31995;?#26041;。瀑布比之前更外?#35835;?#19968;点,乡政府已经想尽办法搞了走上面和走?#26053;?#21435;欣赏它的路。顺着潮温得随时能打滑的石阶,人们能近距离观看它源源不断倾泻而下的过程。在带着大家走石阶时我发现河的确在“掉落?#20445;?#19981;是悬空白练,只是水而已。水汽在阳光下更显眼,缥缈的雾浮着,我?#25165;?#20102;几张照,?#21482;?#23450;格住的每个瞬间都好像没多大变化。?#19968;?#26469;的路上司机不抽烟,困意袭涌上来时我就同覃律聊天,然后把照片也发给他。他问我是“?#33041;?了吗,我说是的。他说它变得不一样了,很多地方。我说照片其实跟去年的没什么差别。他很久没回我。我无聊得打开微搏去刷消息时,他突然回了句: ?#20843;?#26469;过了。”我当时脑子有点懵没?#20174;?#36807;来,我问谁是她,他说“我妻子。"棘刺轻而易举地扎了我一下,细细密密的?#31070;?#21644;疼痛一起从心头扩散。我一瞬间有种想跳车狂奔的冲动,但是我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四肢发凉。 ??#19968;?#21040;家,准确讲,回到他在的那个租房时,他正在打字,写那种能中就能赚几百块的稿子。我从背后抱住他,他打字的手便停下来,掌纹比我?#29482;攏?#25351;端比我冷,我竟然能感受到一?#32844;?#24944;的暖意。于是当天我们在客厅里做了一回。事毕他把我搂在怀里,我的头抵着他的?#32549;眩?#25105;问他:“所?#38405;?#22971;子是要找你复合?#25925;?#31163;婚?”“都不是。来的是她那边的人,她自己没来。“他这么回。“过来表态?”?#19968;?#35270;整个客厅,没发现什么打闹过的痕迹。“也不是。是因为她那边有事了,叫我过去一趟。”覃律不抽烟,我宁?#20260;?#25277;,然后厚重的烟粒笼罩我们两个人,我看不清他表情上复?#21491;?#24525;的东西,他看不清我的难过,我宁可在难闻的二手烟里窒息也不要在这?#32622;?#30693;尴尬的?#36710;?#37324;和一个未曾谋面的女人争夺他。真?#19978;А?#25105;知道我的?#25104;?#32943;定不好看,于是我只能闭上眼。他?#19981;?#22312;我闭眼时唱点不知名的外国民谣哄我入睡,而此时我迫切需要他哄我。可那次他并不打算避过去。其实现在想想,一直以来逃避的人应该是我。

打赏

237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29228;? 时间:2019-03-28 07:41:08
  楼主?#35328;蓿?#24691;请回赞
作者:挡墓刺邢菊 时间:2019-04-08 19:29:50
  楼主坚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金博880特码报
<thead id="h7jlz"><ruby id="h7jlz"></ruby></thead>
<var id="h7jlz"></var>
<cite id="h7jlz"><dl id="h7jlz"></dl></cite>
<menuitem id="h7jlz"><dl id="h7jlz"><progress id="h7jlz"></progress></dl></menuitem>
<var id="h7jlz"></var>
<thead id="h7jlz"><ruby id="h7jlz"></ruby></thead><var id="h7jlz"></var>
<cite id="h7jlz"><span id="h7jlz"><progress id="h7jlz"></progress></span></cite><ins id="h7jlz"><span id="h7jlz"><listing id="h7jlz"></listing></span></ins>
<listing id="h7jlz"></listing>
<thead id="h7jlz"><ruby id="h7jlz"></ruby></thead>
<var id="h7jlz"></var>
<cite id="h7jlz"><dl id="h7jlz"></dl></cite>
<menuitem id="h7jlz"><dl id="h7jlz"><progress id="h7jlz"></progress></dl></menuitem>
<var id="h7jlz"></var>
<thead id="h7jlz"><ruby id="h7jlz"></ruby></thead><var id="h7jlz"></var>
<cite id="h7jlz"><span id="h7jlz"><progress id="h7jlz"></progress></span></cite><ins id="h7jlz"><span id="h7jlz"><listing id="h7jlz"></listing></span></ins>
<listing id="h7jlz"></listing>
腾讯分分彩精准龙虎计划 福建31选7第49期开奖结果 90ko极速足球比 1976—2000开奖记录 连环夺宝糖果派对电玩游戏 三分赛计划软件 五分时时彩是什么彩票 安徽时时官网平台 微信棋牌游戏外挂 快乐十分147组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