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h7jlz"><ruby id="h7jlz"></ruby></thead>
<var id="h7jlz"></var>
<cite id="h7jlz"><dl id="h7jlz"></dl></cite>
<menuitem id="h7jlz"><dl id="h7jlz"><progress id="h7jlz"></progress></dl></menuitem>
<var id="h7jlz"></var>
<thead id="h7jlz"><ruby id="h7jlz"></ruby></thead><var id="h7jlz"></var>
<cite id="h7jlz"><span id="h7jlz"><progress id="h7jlz"></progress></span></cite><ins id="h7jlz"><span id="h7jlz"><listing id="h7jlz"></listing></span></ins>
<listing id="h7jlz"></listing>

谭周垸纪事(组诗)

楼主:云引长空 时间:2019-03-12 10:55:25 点击:772 回复:5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 谭周垸湖的世纪往事

  1、30年代初

  财主的儿子胡幼松参加了红军
  被砍去四肢钉死在门板上
  团丁们抬着他游街四乡
  鲜红的血滴进湖里,溶入水中
  第二年,这个有名的白莲湖
  竟开出了红色的荷花,香飘四方

  2、40年代

  两名新四军女战士
  藏身湖里的芦苇荡
  鬼子放一把大火将芦苇全烧光
  最终也没找到那两?#36824;?#23064;
  第二年,那经火的地方
  抽出的芦芽特别洁白
  生生地咬上一口,也特别甜香

  3、70年代

  仅仅一个冬天的时光
  填湖造田工程胜利收场
  谭周垸湖在地图上从此彻底消亡
  第二年夏天,从没有过的洪水
  冲毁了堤坝、秧田、还有民房
  种下的?#31455;?#39063;粒无收
  只有那些经年的莲子
  在淹水的稻田里长出荷花
  四乡的农户靠这些莲藕渡过了饥荒

  4、90年代后

  年轻人外出打工,如逃荒
  老年人摇摇头,愁断衷肠
  鱼?#23383;?#20065;,见过外乡?#27515;?#35201;饭
  没见过湖畔?#22235;?#29983;离家乡

  谭周垸湖改造出的那些田地
  疯长的野苇子密又长
  几个放学贪玩的留守儿童
  迷路其中,?#34987;?#20102;爷娘
  一周后找到他们,奄奄一息
  小小的生命若存若亡
  事后他们才惊恐地回忆
  拔苇根充饥,寻苇米当干粮
  迷糊之中,曾见过两个穿军装的孃孃
  果然,在他们藏身的地方
  挖出了两具?#34261;。?#19968;把锈蚀的手枪

  @ 那年夏天的记忆

  一冬天?#28966;?#21658;咚,?#26494;?#21927;哗
  一冬天谭周垸湖就不见了

  秧田连成了片,目标农业机械化
  干部们睁着熬红的眼,粗着嗓门说话

  夏天,雨下得很大,哗哗
  夜里洪水突然冲毁了所有的堤坝

  谭周垸一片迷茫,田连着田
  水通着水,雷一个?#24188;?#19968;个地炸

  雨停的时候
  好多房子轰?#22351;?#22604;

  垸子里到处是鱼虾
  缯、网、籇,多管齐下

  张家台丢了一个孩子
  听说卡在百里外的电排闸

  紧张的气氛到处传染着
  幼小的我们夜里关进门,不敢大声说话

  @ 父亲的镰刀

  谭周垸湖水还很凉的时候
  他私自下湖踩藕
  丢了那把砍柴的镰刀
  再也不敢往家走

  奶奶迈着小脚寻来
  他扒在湖岸田头
  满世?#32559;?#25970;着蛙鼓
  一夜的星星正在湖里忧愁

  父亲讲他的故事的时候
  奶奶已走到了世界的尽头
  一?#24471;?#27833;灯干了
  我听着,忘记了添油

  那把镰刀从此以后
  再也没有在我家露头

  @ 父亲只是个渔鼓手

  我给他的所有的钱,一转身
  他全捐给了谭周垸里新修的庙门

  每个?#33322;?#22362;持要出趟远门
  挨高挨户,拍着渔鼓唱段颂文

  编一段吉祥的新春祝辞,唱着笑着
  这已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

  有人说他是菩萨的使者
  ?#21335;?#30340;渔鼓就如木鱼声声

  我说他只是我的父亲
  一个爱拍渔鼓的平凡的老人

  @ 谭周垸的?#40092;?#35760;

  当年,他经常披着一件中山装
  胸前口袋插一杆黑色的钢笔闪着光亮
  走路?#32972;?#20914;,站着便右手叉腰
  左?#31181;?#21521;某个重要的地方

  这是一个五尺多长的汉子
  有着挺直的身板,红红的?#31243;?br>  粗大的嗓门,批斗会上令那些人胆寒
  唯一的缺陷就是一双眼睛烂里红
  就算这样,瞪起?#27515;?#29031;样让你心发慌

  小学时,我与他的女子在一个班上
  她总是受表扬,成为我们作文的对象
  自然参加了校文艺宣传队
  还总是演柯湘

  后来,?#38382;票?#20102;
  书记走路的姿势也开?#24613;?#20102;
  不紧不慢,坐起了办公室
  开始笑脸迎向每一个赤脚的老乡

  我考上大学时找他盖村里的公章
  他笑哈哈主动紧紧握住我的手,有点反常
  一双柔和的大手立即使我浑身发热
  让我猝不及防,忘记了?#32422;?#26366;经是?#23665;逃?#30340;对象

  @ 想起一件往事

  生活苦难的人从不认为?#32422;?#33510;
  他们认为活着就是最大幸福

  而那些生活安逸的人倒是遇到一点挫折
  总会埋怨?#32422;?#30340;?#26494;?#22914;此凄楚

  让我想起了三十年前的一件往事
  公社书记犯?#26494;?#27963;作风错误

  他那年轻的第二任老婆回到我们村?#25151;?#35785;
  我过的什么日子哟,我都瘦成什么了,看看吧

  她撩起好看的的确良裤管
  一双洁白无瑕的腿被一群沾满泥污的黑?#20219;?#20303;

  @ 我?#26494;?#26368;初的十七年与竹子

  曾经整整十七年
  我生活在故乡多雪的冬天
  如果你以为那里是高寒的山区,那你就错了
  那是江汉平原中部的一个叫谭周垸的水乡
  记忆之中,冬天漫长,十七年雪连着雪
  大雪总是将我家紧紧包围
  屋后的竹子被压迫到地面
  发出吱扭吱扭的哭声
  我会在梦中被惊醒,彻?#40723;?#30496;,直到清晨
  举一根粗大的长棍,毅然出门
  不停地敲打那些竹枝,绝对不是?#21442;?#23427;们
  为的是赶跑那些凝?#36867;?#31481;枝上的大雪
  那些雪开始张牙舞爪扑向我
  我便更加用力地敲打
  惊动了四周的树木和空气,发出?#34261;?#20043;声
  我以为是在助威,于是更加奋勇
  就这样,雪被我全部赶往地面
  最终化为水,隐匿不见
  竹子们获得了新生,挺直了腰杆
  我浑身热血沸腾,竹子和树木也在风中欢腾

  我走之后,不多年,那些竹子便死了
  它们继续被雪压迫着,只残喘了一个冬天
  在异地,我曾在梦中听到它们的呼救声
  ?#36335;?#26159;我的少年和青春发出的?#34261;?#20043;声

  @ 小哥夜渔

  一场大雨之后仍是小雨,向晚屋后的水田里
  稻鸡在?#26263;说恕?#22320;?#26657;?#34521;不停地鸣

  你提了马灯?#37027;?#22320;涉水而过
  去对岸浅水处把鲜活的希望找寻

  夜,刚刚开始拉下黑色的帷幕
  我在后门口张望着你没入黑暗的身影

  远远地,你回身做了个手势,严厉禁止我的跟进
  站在阴影中,我紧紧地靠着我们?#20063;?#23627;的木门

  那时我很羡慕你手提马灯大步而行的样子
  那时我很希望你带我一同走向那夜的?#36867;?#36855;蒙

  长久的紧张等待之后,口哨声从?#24433;断?#36215;,你回来了
  带回来一篓活蹦乱跳的?#26029;玻?#36824;有一脸的得意与笑声

  四十多年过去了,我记忆犹新,你的手被划破了
  血向外渗,我小小的?#24180;?#25104;两半,一半?#26029;?#21448;一半疼

  @ 黄 昏

  池塘里的鸭子蹒跚着爬上了岸
  荷花在风中依然开得灿烂

  一朵又一朵白云染上了五彩颜色
  归来的农人甩着手,回首日落西山

  一天的日子又将要过去了
  绿树环绕的村落飘满了炊烟

  只有村头的那座老屋没有动静
  瞎眼的?#29260;?#31449;在路口面对渐渐暗下来的天

  她那唯一的儿子十年前外出打工
  ?#20004;?#38899;讯全无,她因此哭瞎了眼

  村子里前几年就曾纷纷传言
  那个挺而走险的人早已不在了人间

  @ 迟回的浪子

  那个出门很久的浪子回来了
  村子里已经没有他?#40092;?#30340;人了
  村子里已经没有?#40092;?#20182;的人了

  其实,他爱的那个女人还活着
  与他一样地老了,她的小脚走不动了
  但谁也没告诉他。他的大脚走路变得颤巍巍

  他们没有机会见面了
  她躺在儿孙的小楼房里
  听不见,看不见,口中整天喃喃低语

  他坐着车回来谭周垸,凭着记忆找他曾经的家
  那个曾经风光一时的大?#28023;?#21482;剩下个空的屋场
  长着碗口粗的水杉树,风穿过去穿过来

  他站在那儿听了听,含糊地叫了几个人的名字
  谁也听不清是谁,只有他知道
  然后,他从树下抓了一把黑土揣进口袋里

  他的眼里?#36335;?#30475;见,年轻时的他快步涉过一条小河
  子弹从身后追过来,但迟了半秒
  一条浑身湿淋淋的黑影快速地穿过夜晚的旷野

  那夜有一颗流星
  惊慌失措地划过黑色的天幕
  从此,再也没有重新闪现过

  @ 凉凉婆

  如鬼魅一样地在空中穿行
  如鬼魅一样地在空中聚集

  黑色的细长的身躯
  被黑色的宽大的羽翅所牵引

  在空中做一个轻滑的动作
  然后车转身一个上升或俯冲

  总是在雨后的黄昏聚集穿行在我家门前
  总是在心情开始?#31859;?#26102;给我一击

  我感觉,每当你聚集起来时
  有人暗藏于某个角落向我家窥探

  他们窥探的东西
  也许他们?#32422;?#20063;不认为存在

  我的?#26494;?#36215;点就这样充满了黑色的阴影
  没?#20174;?#22320;承受着你施加的黑色压力

  注:凉凉婆,湖北农村对一种通体黑色且泛绿光的蜻?#29273;?#30340;昆虫的称呼,在网上搜索后得知它的学名叫黑丽翅蜻。

  @ 谭周垸哀歌

  许多?#27515;?#24320;了你,男人?#22242;?#20154;
  尤其是那些年轻人,流落异乡
  他们买不起回乡的票
  我也是流浪者中的一员
  不是最早的,也不是最后一个
  我走时,颇为风光
  回去时,一次比一?#38382;?#26395;和沮丧

  那些土地都荒芜了
  老人们看着疯长的野草
  泪已经流干,血?#37096;?#27969;尽
  他们的归宿就是埋进泥土
  有人在病痛中挣扎
  有人选择了自杀
  有人却在?#38706;?#20013;守着那些往事
  一个?#22235;?#24565;有词
  谭周垸的水已经流干
  它的土地的血份流失殆尽

  只有那些风,常年不停地聒噪
  把树上的叶子一片片捋下来,飘往异乡
  让那些流浪者记起?#32422;?#30340;故乡
  ?#32422;?#37027;些往事,那些曾经的辉煌的日子
  春雨如何把他们滋润大
  夏木如何陪他们成长
  秋风如何送他们上路

  最后一次还乡
  我被引领到一座新盖的庙宇
  佛像庄?#24076;?#33769;萨怒目
  他们对人世如此地不堪
  教会那些留守者忍耐的法宝
  ?#21335;?#26395;于来世
  来世的谭周垸会更好吗
  没有谁说得出

  没有了湖之后
  河水外流,时而湍急时而干枯
  我走上高高的古堤
  那里新埋着我的双亲的骨灰
  沿路全是?#28909;松?#30340;杂树、野草
  还有时而缠绕腿脚的藤蔓
  许多的墓,老人,也有年轻人
  都是曾经熟识的鲜活的形象
  他们出生在这里,生活在这里
  辛劳在这里,最后埋在了这里
  对比那些流落外乡的人
  (有人?#20004;?#20173;死无葬身之所)
  他们还是?#20197;?#20154;

  在半干的河流的对岸
  一个熟识的身影进入我的视线
  记忆的闸门轰然打开
  往事如汹涌的河水澎湃而出
  一位求学时的伙伴
  高中班上的高材生
  幽默、风趣、机敏
  难题和偏题的克星
  多少次我们曾披星戴月
  ?#40092;?#21313;里夜路还校,倾心交谈
  我们?#35044;?#30528;美好的生活
  决心离开这贫瘠的土地
  告别这永无止尽的苦难
  我想走上前去,拉过他的手:
  “我虽离开了这里
  却依然时时被苦难在纠缠!”
  此时,他已拐进了另一条道路
  肩扛一束枯枝蹒跚着行进
  风扯动着他那宽大的衣衫......

  我选择一个没有雾的清晨告别
  为的是想最后能够看清整个谭周垸
  这里的一草一?#23613;?#19968;田一坎
  我曾那么熟悉,如今又这样地陌生
  当渐行渐远时,回头张望的我
  产生了一个错觉,眼前竟然一片苍茫
  ?#36335;?#26377;浩荡之水汹涌澎湃,那是湖吗
  一下子,?#36335;?#22238;到了过去,那年少时代
  与小伙伴赤条条跳进湖里
  去采那些荷花
  去摘那些莲蓬
  去抓那些鱼虾
  全身被荷梗划出道道血印
  却浑然不知
  我的泪终于掉了下来
  打湿了胸前的衣衫
  也浑然不知

打赏

7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27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半塘隐者 时间:2019-03-12 11:08:45
  叙事精彩啊!
作者:永远飘零的心 时间:2019-03-12 11:11:08
  阅
作者:?#21335;?#20107;成NC 时间:2019-03-12 11:18:35
  品读
楼主云引长空 时间:2019-03-12 11:41:04
  @半塘隐者 2019-03-12 11:08:45
  叙事精彩啊!
  -----------------------------
  谢谢诗友点评!
楼主云引长空 时间:2019-03-12 11:41:31
  @永远飘零的心 2019-03-12 11:11:08
  阅
  -----------------------------
  有点长,谢谢诗友阅完
楼主云引长空 时间:2019-03-12 11:42:09
  @?#21335;?#20107;成NC 2019-03-12 11:18:35
  品读
  -----------------------------
  谢谢来赏,有点长,诗友阅读辛苦
作者:石丘201812 时间:2019-03-12 11:52:35
  为你鼓掌!一幅幅厚重的历史、社会、家乡画卷
作者:云小香 时间:2019-03-12 12:11:44
  时光的记忆 真温暖
楼主云引长空 时间:2019-03-12 12:27:49
  @石丘201812 2019-03-12 11:52:35
  为你鼓掌!一幅幅厚重的历史、社会、家乡画卷
  -----------------------------
  谢谢诗友点评!
楼主云引长空 时间:2019-03-12 12:28:40
  @云小香 2019-03-12 12:11:44
  时光的记忆 真温暖
  -----------------------------
  谢谢来评。
  有温暖,也有伤感!
作者:趣翁诗舍 时间:2019-03-12 12:59:53
  品读
作者:孔庙门童 时间:2019-03-12 13:02:26
  好诗细品
作者:砥砺前行123ABC 时间:2019-03-12 13:28:29
  真不错,曾经的历历在目。
作者:可没喝多借酒寻乐 时间:2019-03-12 13:28:52
  革命老区
作者:贵州英雄莫问出处 时间:2019-03-12 16:14:36
  好题材,学习
楼主云引长空 时间:2019-03-12 16:22:44
  @趣翁诗舍 2019-03-12 12:59:53
  品读
  -----------------------------
  谢谢诗友来读!
楼主云引长空 时间:2019-03-12 16:23:20
  @孔庙门童 2019-03-12 13:02:26
  好诗细品
  -----------------------------
  多提意见
楼主云引长空 时间:2019-03-12 16:23:37
  @砥砺前行123ABC 2019-03-12 13:28:29
  真不错,曾经的历历在目。
  -----------------------------
  谢谢点评!
楼主云引长空 时间:2019-03-12 16:24:37
  @可没喝多借酒寻乐 2019-03-12 13:28:52
  革命老区
  -----------------------------
  是啊,鲜血染红过土地!
楼主云引长空 时间:2019-03-12 16:25:04
  @贵州英雄莫问出处 2019-03-12 16:14:36
  好题材,学习
  -----------------------------
  谢谢,多提宝贵意见!
作者:河溜子 时间:2019-03-12 17:23:40
  故事感人,历?#20961;荒?#24536;?#22330;?br>  遵循自?#36824;?#24459;,天道难违!
  好诗细品味!
楼主云引长空 时间:2019-03-12 18:14:51
  @河溜子 2019-03-12 17:23:40
  故事感人,历?#20961;荒?#24536;?#22330;?br>  遵循自?#36824;?#24459;,天道难违!
  好诗细品味!
  -----------------------------
  谢谢诗友点评!
作者:莲之声 时间:2019-03-12 18:48:52
  好诗,时代的缩影
作者:文豪雅士2017 时间:2019-03-12 19:25:40
  品读,问好~
楼主云引长空 时间:2019-03-12 20:13:03
  @莲之声 2019-03-12 18:48:52
  好诗,时代的缩影
  -----------------------------
  谢谢点评!
楼主云引长空 时间:2019-03-12 20:13:25
  @文豪雅士2017 2019-03-12 19:25:40
  品读,问好~
  -----------------------------
  谢谢诗友,祝?#33579;?
楼主云引长空 时间:2019-03-12 20:48:14
  @文刂?#29273;?2019-03-12 20:23:21
  欣赏。问好。
  -----------------------------
  谢谢诗友,祝?#33579;?
作者:天之涯心有迹 时间:2019-03-12 21:49:40
  岁月陈?#26657;?#25925;事感?#27515;瞺
作者:小城风起云涌 时间:2019-03-12 22:38:33
  叙事诗,赞!
作者:小城风起云涌 时间:2019-03-12 22:38:44
  @云引长空 :?#23601;?#35946;赏1个(100赏金)?#35851;?#25964;意,?#38405;?#30340;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AMK756 时间:2019-03-12 22:40:53
  字里行间的句子,耐人?#25300;?
楼主云引长空 时间:2019-03-12 22:41:15
  @天之涯心有迹 2019-03-12 21:49:40
  岁月陈?#26657;?#25925;事感?#27515;瞺
  -----------------------------
  谢谢诗友点评!
楼主云引长空 时间:2019-03-12 22:41:38
  @小城风起云涌 2019-03-12 22:38:33
  叙事诗,赞!
  -----------------------------
  谢谢诗友点赞!
楼主云引长空 时间:2019-03-12 22:42:10
  @小城风起云涌 2019-03-12 22:38:44
  @云引长空 :?#23601;?#35946;赏1个 赞 (100赏金)?#35851;?#25964;意,?#38405;?#30340;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我也要打赏 】
  -----------------------------
  谢谢诗友打赏鼓励,我将继续努力!
作者:诗人福地 时间:2019-03-12 22:45:28
  雨停的时候
  好多房子轰?#22351;?#22604;

  垸子里到处是鱼虾
  缯、网、籇,多管齐下


  抒写?#32422;航?#19979;的那片乡?#31890;?#25552;读佳作!充满了人性的关怀与光芒;诗人的良知力?#38050;?#32972;!
楼主云引长空 时间:2019-03-12 22:58:47
  @诗人福地 2019-03-12 22:45:28
  雨停的时候
  好多房子轰?#22351;?#22604;
  垸子里到处是鱼虾
  缯、网、籇,多管齐下
  抒写?#32422;航?#19979;的那片乡?#31890;?#25552;读佳作!充满了人性的关怀与光芒;诗人的良知力?#38050;?#32972;!
  -----------------------------
  谢谢诗友如此高的赞誉,你的赞誉是我努力的方向!祝?#33579;?
作者:呼谐 时间:2019-03-12 23:30:50
  是当版主料。顶!
作者:艾波涛 时间:2019-03-12 23:35:44
  异乡曲:
  ——异乡曲 儿时歌

  悲怆故乡歌,
  流浪颇风光;  
  失望和沮丧,
  野草土地荒。

  泥土埋归宿,
  故乡飘异乡;
  往事土地血,
  春?#37027;?#36745;煌。   

  河水湍急流,
  古堤身影觞;
  杂树入视线,
  枯枝蹒跚?#23567;?br>
  渐行渐远时,
  错觉竟然苍;
  曾几?#38382;?#33579;,  
  荷花莲蓬?#22330;?br>

  楼主的纪事真是情谊满满啊——问?#31859;?#31119;楼主!
楼主云引长空 时间:2019-03-12 23:43:54
  @呼谐 2019-03-12 23:30:50
  是当版主料。顶!
  -----------------------------
  谢谢诗友高看,我无此才?#21442;?#27492;心!
楼主云引长空 时间:2019-03-12 23:45:08
  @艾波涛 2019-03-12 23:35:44
  异乡曲:
  ——异乡曲 儿时歌
  悲怆故乡歌,
  流浪颇风光;
  失望和沮丧,
  野草土地荒。
  泥土埋归宿,
  故乡飘异乡;
  往事土地血,
  春?#37027;?#36745;煌。
  河水湍急流,
  古堤身影觞;
  杂树入视线,
  枯枝蹒跚?#23567;?br>  渐行渐远时,
  错觉竟然苍;
  曾几?#38382;?#33579;,
  荷花莲蓬?#22330;?br>  楼主的纪事真是情谊满满啊——问?#31859;?#31119;楼主!
  -----------------------------
  欣赏诗友好诗,谢谢诗友点评,问?#33579;?
作者:诗人福地 时间:2019-03-13 09:15:36
  抒写?#32422;航?#19979;的那片乡?#31890;?#25552;读佳作!充满了人性的关怀与光芒;诗人的良知力?#38050;?#32972;!
楼主云引长空 时间:2019-03-13 09:16:47
  @诗人福地 2019-03-13 09:15:36
  抒写?#32422;航?#19979;的那片乡?#31890;?#25552;读佳作!充满了人性的关怀与光芒;诗人的良知力?#38050;?#32972;!
  -----------------------------
  谢谢诗友热情点评,祝?#33579;?
作者:?#21335;?#20107;成NC 时间:2019-03-13 12:08:40
  再品,问?#33579;?
楼主云引长空 时间:2019-03-13 12:38:23
  @?#21335;?#20107;成NC 2019-03-13 12:08:40
  再品,问?#33579;?br>  -----------------------------
  谢谢诗友,午安!
作者:诗情画意过一生 时间:2019-03-14 14:49:43
  谭周垸湖的往事啊,它不仅是时代的缩影,还收藏了诗?#21658;?#26377;的感情,情绪表达非常出彩,精华推荐。
我要评论
楼主云引长空 时间:2019-03-14 16:24:20
  @诗情画意过一生 2019-03-14 14:49:43
  谭周垸湖的往事啊,它不仅是时代的缩影,还收藏了诗?#21658;?#26377;的感情,情绪表达非常出彩,精华推荐。
  -----------------------------
  谢谢诗友推荐!
作者:嶺南岁月 时间:2019-04-03 20:56:51
  一世藏于心,谭周垸!
楼主云引长空 时间:2019-04-03 22:05:32
  @嶺南岁月 2019-04-03 20:56:51
  一世藏于心,谭周垸!
  -----------------------------
  藏于心,?#28153;?#35760;!
作者:呼谐 时间:2019-04-03 22:15:47
  再看叙事诗。
楼主云引长空 时间:2019-04-04 08:16:36
  @呼谐 2019-04-03 22:15:47
  再看叙事诗。
  -----------------------------
  谢谢诗友来看,问?#33579;?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22351;梦?#21453;国家法律法规

金博880特码报
<thead id="h7jlz"><ruby id="h7jlz"></ruby></thead>
<var id="h7jlz"></var>
<cite id="h7jlz"><dl id="h7jlz"></dl></cite>
<menuitem id="h7jlz"><dl id="h7jlz"><progress id="h7jlz"></progress></dl></menuitem>
<var id="h7jlz"></var>
<thead id="h7jlz"><ruby id="h7jlz"></ruby></thead><var id="h7jlz"></var>
<cite id="h7jlz"><span id="h7jlz"><progress id="h7jlz"></progress></span></cite><ins id="h7jlz"><span id="h7jlz"><listing id="h7jlz"></listing></span></ins>
<listing id="h7jlz"></listing>
<thead id="h7jlz"><ruby id="h7jlz"></ruby></thead>
<var id="h7jlz"></var>
<cite id="h7jlz"><dl id="h7jlz"></dl></cite>
<menuitem id="h7jlz"><dl id="h7jlz"><progress id="h7jlz"></progress></dl></menuitem>
<var id="h7jlz"></var>
<thead id="h7jlz"><ruby id="h7jlz"></ruby></thead><var id="h7jlz"></var>
<cite id="h7jlz"><span id="h7jlz"><progress id="h7jlz"></progress></span></cite><ins id="h7jlz"><span id="h7jlz"><listing id="h7jlz"></listing></span></ins>
<listing id="h7jlz"></listing>